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视频  >  本网视音频

孜孜以求 禁毒史学术伉俪的二十年研究历程

www.lanzhou.cn2018-06-26 11:12

  画外:2018年5月29日,国家禁毒委发布了全国5年禁毒成果,这五年来我国各地各有关部门聚焦“端制毒窝点、打贩毒团伙、防制毒物品流失”,持续开展各项禁毒严打整治行动,取得了卓有成效的禁毒成绩。禁毒一线的努力有目共睹,但其实还有一些人一直默默坚持在禁毒工作的战线上,他们也许没有在一线冲锋陷阵,但是他们的努力却对禁毒实践和禁毒知识普及具有重要的意义。

  齐磊:大家好,我叫齐磊,是兰州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师......这边是我的先生,也是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从事禁毒史研究将近二十年

  画外:齐磊、胡金野,目前国内禁毒史研究著作成果最丰硕,研究时间最长的专业学者。上个世纪90年代末,他们在听闻一位朋友的孩子因无法忍受戒毒,从家中跳楼身亡后,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原本熟悉的人因为吸毒而失去理性,这让他们将目光聚焦在毒品问题,试图从历史入手去了解毒品,助力禁毒工作。

  胡金野:毒品问题我们如果不去关注它的话,可能觉得离我们生活很远,但是你一旦关注了它们就会发现,毒品实际上和我们每一个人、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都是有着密切的关系的。

  齐磊:因为我们是做史学研究的,史学大家都清楚,最大的一个,它的一个优势,或者说它的一个作用就是以史为鉴,“资治通鉴”。那么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来吸取好的经验,我们借鉴,不好的教训怎么吸取。这个是最重要的。

  画外:作为历史上毒品的受害国,中国的禁毒行动至今一直没有停止过。近代中国鸦片泛滥,清代雍正皇帝颁布了世界上的第一个禁毒法令,严令禁止鸦片买卖,这是政府层面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禁毒。根据齐磊、胡金野两位教授的多年研究,中国历史上的历届政府,禁毒效果不尽相同,但其中中国共产党的禁毒态度最为坚决。

  胡金野:我们这几年在搞中国共产党禁烟禁毒史的研究,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她在对待毒品的问题上态度就是非常鲜明的,非常坚决的。就是严厉的禁止毒品,这个态度始终没有变过,一直持续到现在。

  齐磊:最早的禁毒方针是91年确立的,当时叫“三禁并举,堵源截流”。后来又慢慢变成“四禁并举”,也就是说他根据这段时间毒品的危害,对社会的影响,不断调整。

  画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强大的决心下,中国政府的禁毒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中最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是“无毒中国”。1950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布了《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通令坚持严厉惩办与改造教育相结合,收缴毒品,禁种罂粟,封闭烟馆,严厉惩治制贩毒品活动,用短短三年时间,就基本禁绝了为患百余年的鸦片烟毒,创造了举世公认的奇迹。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末,我国以“无毒国”享誉世界近30年。但是随着对外交流的逐渐增加,毒品问题又一次凸显出来,曾经的美誉变成了一些人攻击当下政府禁毒政策的理由。对于这样的看法,胡金野、齐磊两位教授并不认同,他们认为之所以产生误解,是因为有的人并没有从客观实际出发,正确看待问题。

  齐磊:现在这种变化,一个时代的变化,其实这个是很重要的。

  胡金野: 50年代的时候,这个咱们国家由于帝国主义国家的封锁,由于我们为了保卫我们自己这个新建立的政权,为了稳定我们政权,我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我们的边境线是封闭的。我们采用了闭关自守的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外来毒品很难进入。现在不行,不可能再闭关锁国,不可能再把整个边境线封闭起来。

  画外:作为禁毒史研究专家,对于毒品,胡金野、齐磊两位教授通过多年的学术研究有着深刻的感悟。

  胡金野:我们经过将近20年的研究,可以说系统的梳理了解了中国历史上禁毒的全过程,我们也了解了其他一些国家的基本情况。它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它是毒品,另一面,它又是药品,我们现在的深深的感觉就是对毒品,我们一定要禁绝的观点可能不太切合实际。我们认为最切合实际得比较好的做法是什么呢?就是有效的管控,防止流入非法渠道,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有效地把它管控起来,让它更多地去为造福人类服务,而不是去作为毒品危害人类,这是我们目前应该追求的目标。

  画外:如今,禁毒宣传持续开展,我国不同时期采用不同方式,从社会层面到学校层面进行全面的宣传,包括学校内部也设置有禁毒课程。例如甘肃省就有专门的“禁毒宣传教育进学校”活动,配备法律工作者,专门进行法制宣传。每年的6·26就更不必说,还有面向社会层面的大型宣传。即使如此,胡金野教授仍然希望有更深入的手段去呼吁民众拒绝毒品,这是他们作为禁毒战线上的一员发出的真切的期盼。

  胡金野:让大家真正能够认识毒品、了解毒品,能够从内心去拒绝毒品,那我们的禁毒成效就会有很大的提高。

  画外:禁毒史与我国历史密不可分,经历过风雨和起伏的中国人在与毒品抗争的过程中一步步成长,一步步强大。这些散落在四处的被人忽视的史料,经过胡金野、齐磊两位教授的双手重新汇集,展现在世人面前。虽然现在关于中国禁毒历史的细节,两位教授都是信手拈来,但这背后近二十年的辛苦付出,不为人知。

  记者:从这个研究入手,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胡金野:我们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研究,研究中国历朝历代政府,尤其是现在研究中国共产党禁烟禁毒的历史。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历史资料,要去挖掘大量的历史资料,去通过历史资料来还原这部分历史,然后才能把它梳理出基本的脉络。

  画外:从2000年就开始着手研究禁毒史,最初搜集资料的范围是学校、书店、甘肃省图书馆,后来,两人的搜集范围扩大到了全国各地的档案馆和图书馆。

  记者:跑全国多少个省市,跑过多少个这个资料馆儿?

  齐磊:我们去了二十四五个城市,都是省会城市,绝大部分都是省级的档案馆。国家图书馆去的次数就太多了,已经没法计算了。

  记者:两位出去到这些资料馆寻找资料的时候都是通过什么手段能把这些资料带回来的,是可以外借吗?还是?

  胡金野:这个就各不相同吧。不同的档案馆对档案的管理要求不完全一样。比如有的档案馆,我们查到有关资料以后,他允许我们部分复印,这当然对我们来说是最方便最好的了。但是当时,这种情况比较少,大多数情况是手抄。档案不允许带出档案馆,更不允许外借。可以说我们每到一个档案馆,几乎和档案馆的人同时上下班,在那儿很长时间。

  画外:在两位教授的家中,我们看到了一张张手抄资料,这些资料是他们多年的积累和心血,记录着他们为禁毒史研究付出的辛劳。除了收集资料的困难,还有平衡本职工作和学术研究的不易。两人都是硕士生导师,还承担着培养研究生人才的重任。细算起来,两人在研究禁毒史的过程中,大约完成了一万五到两万的课时。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的学术研究只能利用课余和假期完成。自从开始研究,他们没有休息过一个假期,甚至几乎没有在凌晨一点前入睡过。

  齐磊:我是01年的时候发现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躺了三个月好了以后就发现最大的问题,不能坐,屁股疼,一坐就疼。

  记者:那还怎么研究?

  齐磊: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是很难的。我们出去都是他给我拿一个垫子。垫点儿东西,那个软垫子软一点。而且你看我们这个阳台那我是趴在那儿,这一支,趴到那个软垫子上,这样做的。

  画外:不同于人们想象中大学教授的舒适风光,忍受病痛趴着做学术研究才是齐磊、胡金野夫妇当时的真实样貌。从花费三年多时间于2004年出版第一部学术著作,两人至今已经出版了禁毒史方面的相关著作4部,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近二十年来始终坚持研究一个领域,禁毒史在两位教授的眼中是另一番广阔的天地,从研究中发现国家禁毒工作方针政策的历史沿革和进化,讨论学术问题已经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记者:两位坚持研究这个,又是夫妻,难道不会有一些摩擦和争吵么?

  齐磊:肯定有

  胡金野:这个事情我觉得是这样的,就是争论他是搞研究的很好的一个环节,通过争论我们可以明辨是非,我们可以统一思想,越辩越明。最后我们两个人就统一到一起了。

  齐磊:他因为做律师的时间也特别长,而且他有个特点,逻辑思维特别强,我没他强,所以他会提醒你注意哪些问题,带着这个问题再重新看一遍资料,我就发现有时候他的看法是对的。所以我们两人一个管宏观,一个管微观。

  画外:作为同学、同事和夫妻,齐磊、胡金野夫妇在共同的学术研究过程中始终配合默契,互相称赞对方,在学术界甚至赢得了学术伉俪的称号。

  记者:学术界把两位称为学术伉俪,这个评价怎么看?

  胡金野:我觉得既是一种肯定、鼓励、赞美,也是一种鞭策。既然大家这样的认可我们,那就是希望我们能做的更好。

  画外:2018年是胡金野和齐磊两位教授的退休之年,在快要退休之际,他们却孜孜不倦的投身于一个新的学术研究话题:甘肃在抗日战争时期苏联援华中的作用。

  齐磊:我们就想着先做一点呢,就是搞一些开创性的工作,然后再培养一些年轻人,由他们来继续把这件事情做好。目前来看,也有了接班人了。也跟着我们一起一直在做。

  胡:我们作为甘肃高校的老师,作为甘肃的学者,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把甘肃在抗战时期所做的贡献挖掘出来。

  画外:学者的责任心和研究热情让两位教授不计辛劳的继续开拓学术研究的疆土,园丁的使命感让他们不计代价的传帮带,为甘肃的学术研究培养接班人。

  胡金野:这项工作,现在做起来难度也很大。首先就是历史资料收集整理工作,但是就是齐老师的话,我们是快退休了。但是我们想,这个事情先做起来,台子搭起来,下面有一些年轻老师,她们跟着去做,后面的戏他们来唱。

  记者:但是到以后的这个学术的成果、成绩、荣誉可能都不会属于两位了。

  胡金野:是这样,但是这个东西我们,我们现在搞研究,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呢,确确实实想做点事情。想用我们的知识,用我们的能力做一点事情,另一方面,搞了一辈子研究了,这也是我们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画外:扎根兰州教育界一生,胡金野、齐磊夫妇始终勤恳敬业,出版禁毒史著作多部却从不追逐利益。却在谈及中国公安大学出版的全国唯一从事禁毒研究的学术刊物《毒品研究》刊登了两人的学术研究论文时,表达了喜悦和欣慰。自从从事禁毒史研究,两位教授在学术界的地位逐渐巩固,这些年来也曾遇到过其他高校“跳槽”的邀请,然而他们却说了“不”。

  胡:一个方面呢就是我们考虑换一个环境还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可能对我们研究会产生一定的干扰,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对我们这个学校,对兰州,说老实话也有感情。所以我们想着那就继续在甘肃,在兰州奋斗下去。

  记者:齐老师也是这么想的

  齐:是。

  画外: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中,坚持将一件事做好、做到底的人永远是与众不同的清流。胡金野、齐磊两位教授对于禁毒史的研究,正伴随他们最后一部《中国共产党禁毒史资料汇编》的出版完成而告一段落,但是他们培养的接班人却会继续奋战在甘肃兰州,继续在这片土地上为禁毒工作的相关研究贡献力量。(记者:王萌 胡巧)

稿源:中国兰州网编辑:刘明德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图片